D94杜甫五排《秦州见敕现在…凡三十韵》读记
发布时间:2021-03-22

杜甫五排《秦州见敕现在…凡三十韵》读记

(幼溪西)

秦州见敕现在,薛三据授司议郎,毕四曜除监察,

与二子有故,远喜迁官,兼述索居,凡三十韵

大雅何寥阔?斯人尚典刑。交期余落魄,材力尔精灵。

二子声同日,诸生困一经。文章开穾奥,迁擢润朝廷。

旧好何由展?新诗更忆听。别来头并白,相见眼终青。

伊昔贫皆甚,同郁闷心不宁。栖遑分半菽,浩荡逐流萍。

俗态犹猜忌,妖氛忽杳冥。独惭投汉阁,俱议哭秦庭。

还蜀只无补,囚梁亦固扃。华夷相反化,宇宙一膻腥。

帝力收三统,天威总四溟。旧都俄看幸,清庙肃惟馨。

杂栽虽高垒,长驱甚建瓴。焚香淑景殿,涨水看云亭。

法驾初还日,群公若会星。宫臣仍点染,柱史正零丁。

官忝趋栖凤,朝回叹聚萤。唤人看腰袅,不嫁惜娉婷。

掘剑知埋狱,挑刀见发硎。矮子答共饱,渔父忌偏醒。

旅泊穷清渭,长吟看浊泾。羽书还似急,烽火未全停。

师老资残寇,戎生及近坰。忠臣辞气愤,烈士涕飘零。

上将盈边鄙,元勋溢鼎铭。抬思调玉烛,谁定握青萍。

陇俗轻鹦鹉,原情类鹡鸰。秋风动关塞,高卧想仪走。

在秦州杜甫看到朝廷任命官员名单(敕现在),其中有俩老友名字。一是薛据升正六品上的太子司议朗。一是毕曜迁正八品下的监察御史。看到老友挑升,对比本身“索居”境况。杜甫感慨良多,下笔就是三十韵。

薛据:开元年间进士及第。天宝六载(747)登风雅古调科。天宝十一载曾与杜甫、高适等同登慈恩寺塔,时任大理司直(从六品上)。肃宗乾元二年(759)授太子司议郎。仕终水部郎中(正五品)。著名诗人。存诗13首。

毕曜:天宝十三载(754)任司经局正字(从九品上)。乾元二年(759),擢监察御史(正八品下),后迁侍御史(正八品上)。代宗宝答年间流黔中,经巴中时卧疾而卒。盛唐诗人。存诗3首。杜甫在乾元元年有《赠毕四曜》和《偪仄走赠毕曜》两首诗写的是毕曜。

《大雅》何寥阔?斯人尚典刑。交期余落魄,材力尔精灵。

大雅:《诗经》分《风》《雅》《颂》。其中《雅》有《大雅》31篇《幼雅》74篇。《诗大序》:“雅者,正也,言王政之所废兴也。政有幼大,故有《幼雅》焉,有《大雅》焉。”《大雅》多为西周前期贵族作品。

寥阔:高远空旷。《广雅》:“寥,深也。”(此处指《大雅》的博大精深。)

斯人:此人。《论语-雍也》:“斯人也,而有斯疾也。”《夜泊牛渚怀古》(唐-李白):“余亦能高咏,斯人不可闻。”(此或指《大雅-荡》的作者。)

典刑:通“典型”。指旧法通例。《大雅-荡》(先秦-诗经):“虽无老成人,尚有典刑。”(老成人:年高有德之人。)

落魄:《与山巨源绝交书》(魏晋-嵇康):“足下旧知吾落魄粗疏,不切事情。”《晚泊鄞阳》(唐-林藻):“愧吾一生落魄甚,全无佳句答长庚。”

精灵:机警智慧。《和贺兰判官看北海作》(唐-高适):“迹非想像到,心以精灵猜。”《赠郑仁规》(唐-方干):“可怜丽句能飞动,荀宋精灵亦厚颜。”

大意:《大雅》真是博大精深,这作者竟然有“虽无老成人,尚有典刑”之言。(意在言外:二位在“老成人”房琯、张镐等被贬的情况下仍能得以抬举或是由于朝廷“尚有典刑”。)交去期间吾很落魄,你们两个有材力机警智慧。

二子声同日,诸生困一经。文章开穾奥,迁擢润朝廷。

旧好何由展?新诗更忆听。别来头并白,相见眼终青。

声:声闻。此指升官的新闻。

诸生:指儒生。典“鲁诸生”。《史记-叔孙通列传》:“夫儒者难与挺进,可与守成。臣愿征鲁诸生,与臣学徒共首朝仪。”后因用作咏儒生或儒生佐政之典。《后汉-班超传》:“庶民诸生耳。”

一经:一栽经书。《史记-乐书》:“通一经之士不克独知其辞。”《鲍参军昭戎走》(南北朝-江淹):“竖儒守一经,未足识走藏。”《塞下弯》(唐-高适):“大乐向文士,一经何足穷。”

穾奥(yào-ào):指室内西南及东南角;喻幽深处;喻深奥境界。《尔雅》:“西南隅谓之奥”。“东南隅谓之穾”。《荀子》:“奥窔之间,箪席之上。”《哭少游学士》(宋-释道潜):“读书知穾奥,游刃无全牛。”

迁擢(zhuó):挑升。《正字通》:“擢,今俗凡迁官曰擢。擢,犹升也,进也。”

润:使有光彩。《广雅》:“润,饰也。”《礼记-大学》:“富润屋,德润身。”

展:伸张,展放,施展。《诗》(汉-陈琳):“纡郁怀伤结,伸张有何由。”《送别朋侪》(南北朝-沈约):“浮云一南北,何由展言宴。”

眼青:青眼。典“青白眼”。《晋书-阮籍列传》:“籍又能为青白眼,见礼俗之士,以白眼对之。”青眼外示喜欢好或尊重。白眼外示无视或死路恨。《遇叶进士》(唐-贯息):“山寺偶重逢,眼青胜山色。”《送郑员外》(唐-韩翃):“要路眼青亲信在,不答穷巷久矮眉。”

大意:二人挑升新闻同日传来,吾这个儒生仍困于儒经。两位的诗文开拓新的境界,你俩的挑升为朝廷增光彩。老好友因何得以展放?新的诗篇更想听听。别离后吾们都该白头了,相见时毕竟会正眼相看。

伊昔贫皆甚,同郁闷心不宁。栖遑分半菽,浩荡逐流萍。

伊:你。《世说新语》:“汝兄自不如伊。”

栖遑:忙碌担心。《和裴仪同秋日》(北周-庾信):“栖遑终不定,方欲涕沾袍。”《重别薛华》(唐-王勃):“流完善千里,栖遑共百年。”

半菽:指粗劣饭食。(菽:豆。)《汉书-项籍传》:“今岁饥民贫,卒食半菽,军无见粮。”《广绝交论》(南梁-刘孝标):“莫肯费其半菽,稀有落其一毛。”《竹部》(唐-元稹):“归来不买食,父子分半菽。”

浩荡:无常不定。《入西塞示南府同僚》(南梁-何逊):“年事以蹉跎,生平任浩荡。”

流萍:漂荡的浮萍;喻飘流的人生。《冉冉孤生竹》(南北朝-何偃):“流萍依清源,孤鸟宿深沚(zhǐ)。”《厉中丞枉驾见过》(唐-杜甫):“川相符东西瞻使节,地分南北任流萍。”

大意:以前你们俩都很穷,与吾相通不快相通心担心和。镇日忙碌却只有粗劣的饭食,生活飘流不定如流萍。

俗态犹猜忌,妖氛忽杳冥。独惭投汉阁,俱议哭秦庭。

俗态:世俗之态。《涧底寒松赋》(唐-王勃):“见时华之屡变,知俗态之多浮。”《送元八游汝南》(唐-刘长卿):“世情薄恩义,俗态轻穷厄。”

妖氛:妖气。喻恶灾、祸乱。《宴诗》(南北朝-高琳):“何以报天子,沙漠静妖氛。”《隋书-卫玄传》:“近者妖氛充斥,扰动关河。”《得家书》(唐-杜甫):“北阙妖氛满,西郊白露初。”

杳冥:渺茫;阴黑。《汉书-景十三王传》:“云蒸列布,杳冥昼昏。”《过新丰道中》(唐-储光羲):“雷雨杳冥冥,川谷漫浩浩。”

投汉阁:典“杨雄投阁”。《汉书-扬雄列传》:王莽诛甄(zhēn)丰连及扬雄。“时雄校书天禄阁上,治狱使者来,欲收雄,雄恐不克自免,乃从阁上自投下,几物化。”后为文人受牵连坐罪之典。《古风》(唐-李白):“投阁良可叹,但为此辈嗤。”

哭秦庭:典“哭秦廷”。《史记-伍子胥列传》:“申包胥走秦告急,求救于秦。秦不许。包胥立于秦廷,昼夜哭,七日七夜不绝其声。秦悲公怜之曰:'楚虽无道,有臣若是,可无存乎!’乃遣车五百乘救楚击吴。”(庭,古通“廷”)。《郢城怀古》(唐-李百药):“莫救夷陵火,无复秦庭哭。”《奔亡道中》(唐-李白):“申包惟恸哭,七日鬓毛斑。”后以“秦庭哭”指为国解难。

大意:世俗当政者对吾们太甚猜忌,祸乱的妖气骤然阴黑渺茫。薛君独惭受到陷贼之事牵连,行家一首协商过如何为国解难。

还蜀只无补,囚梁亦固扃。华夷相反化,宇宙一膻腥。

还蜀:三国时蜀将黄权兵败降魏。魏王问他感受,他说不克降吴,又不克归蜀,不得已才如许。《三国志-黄权传》:“权对曰:'臣过受刘主殊遇,降吴不可,还蜀无路,所以归命。”此处以“还蜀”指归朝。《萧公墓志铭》(北周-庾信):“遂以天宝不决,王途多梗,还吴不可,归蜀无路。”《谒诸葛武侯庙》(唐-窦常):“归蜀降吴竟何事,为陵为谷共苍苍。”

只无补:只字无补。《题省中院壁》(唐-杜甫):“衮职曾无一字补,许身愧比双南金。”

囚梁:汉邹阳为梁王门客,遭谗被囚。《史记-邹阳》:“邹阳者,齐人也。游于梁,与故吴人庄忌夫子、淮阴枚生之徒交。上书而介于羊胜、公孙诡之间。胜等嫉邹阳,恶之梁孝王。孝王怒,下之吏,将欲杀之。邹阳客游,以谗见禽(擒),恐物化而负累,乃从狱中上书…。书奏梁孝王,孝王使人出之,卒为上客。”后以“囚梁”泛指被监禁。

扃(jiōng):指外门闩(shuān)。《说文》:“扃,外闭之关也。”借指门。固扃:牢牢关闭。《赠总领韩郎中》(宋-虞俦):“江汉危航苇,关河失固扃。”

大意:归朝的对朝廷一点贡献异国,收监的只是被牢牢地关在里边。当时的国家是华夷同化,当时的天下一片膻腥。

帝力收三统,天威总四溟。旧都俄看幸,清庙肃惟馨。

帝力:帝王的力量。《庄子》:“帝力于吾何有哉!”《别杨山人》(唐-高适):“凿井耕田不吾招,知君以此忘帝力。”

三统:《汉-艺文志》:“圣王必正历数,以定三统。”《汉书-谷永传》:“先天蒸民,不克相治,为立王者,以统理之。…垂三统,列三正,去无道,开有德…。王者躬走道徳,承顺天地;泛喜欢仁恕,恩及走苇;籍税取民,不过常法;宫室车服,不逾制度;事节财足,黎庶亲善。…”(大约有趣是肃宗上位,天宝十五载变成了至德元载。至于“三统”都统些啥,没弄清新。)

天威:帝王的威厉。《左传-僖公九年》:“天威不违颜咫尺……敢不下拜。”《承闻河北诸节度入朝》(唐-杜甫):“十二年来多战场,天威已息阵堂堂。”

四溟:同“四冥”。四海;天下。《杂诗》(魏晋-张协):“云根临八极,雨足洒四溟。”《为萧骠骑让封第三外》(南梁-江淹):“车轨共文,四溟同宅。”《登敬亭山南看》(唐-李白):“下视宇宙间,四溟皆波澜。”

看幸:看帝王临幸。《独断》(汉-蔡邕):“天子车驾所至,臣民以为幸运。故曰幸。”《封禅文》(汉-司马相如):“太山梁父,设坛看幸。”《车驾幸京口…》(南北朝-颜延之):“春方动宸驾,看幸倾五州。”

清庙:太庙,帝王的宗庙。《清庙》(先秦-诗经):“于穆清庙,肃雍显相。”(于:叹词。穆:美。显:明。相:助。)。

惟馨(xīn):《尚书-君陈》:“黍稷非馨,明德惟馨。”(馨:芳香。意“只有美德才是芳香的”。)《宗庙颂》(魏晋-王肃):“明德惟馨,昊天子之。”

大意:肃宗靠己力当了皇帝收了“三统”,最先走令四海。不久,长安盼来了皇上驾临。之后,皇上祭拜太庙,肃静而馨香。

杂栽虽高垒,长驱甚建瓴。焚香淑景殿,欧宝OBO涨水看云亭。

杂栽:指安史叛军。《旧唐书-安禄山传》:“营州柳城,杂栽胡人也”。《史思明传》:“营州宁夷州突厥,杂栽胡人也”。《留花门》(唐-杜甫):“胡尘踰太走,杂栽抵京室。”

建瓴:高屋建瓴。《史记-高祖本纪》:“地势便利,其以下兵于诸侯,譬犹居高屋之上建瓴水也。”

淑景殿::《长安志》:“安仁门内有安仁殿…归真不悦目在安仁殿后,不悦目后有丝彩院,院西有淑景殿。”

看云亭:《长安志》:“(大明宫)西内有景福台,台西有看云亭。”《赠翰林张四学士垍》(唐-杜甫):“赋诗拾翠殿,佐酒看云亭。”

大意:安史叛军虽筑有高大的营垒,但官军战无不胜势如流水从高屋之瓴冲下。在淑景殿中为玄宗回长安上香。在看云亭中为玄宗嬉戏“涨水”(亭子在水塘中。)

法驾初还日,群公若会星。宫臣仍点染,柱史正零丁。

法驾:天子车架。《长安道》(南北朝-徐陵):“横桥象天汉,法驾答坤图。”《奉和晦日驾幸昆明池》(唐-沈佺期):“法驾乘春转,神池象汉迴。”

会星:会弁(kuài-biàn)如星。《淇奥》(先秦-诗经):“瞻彼淇奥,绿竹青青。有匪正人,充耳琇莹,会弁如星。”(“琇莹”:美石。“弁”:指皮弁。前人用白鹿皮制成的冠。“会”即皮块连接的缝。)

宫臣:太子属官;近臣。《同徐员外除太子弃人…》(唐-郭震):“太子擅元良,宫臣命伟长。”《太子李弃人城东别业…》(唐-钱首):“宫臣礼嘉客,林外开兰堂。”《秋日荆南述怀》(唐-杜甫):“迟暮宫臣忝,艰危衮职陪。”

点染:玷污、污浊。《八悲诗…郑公虔》(唐-杜甫):“逆复归圣朝,点染无涤荡。”

柱史:《唐六典-御史台-侍御史》:“《周官-宗伯》属官御史,…以其在殿柱之间,亦谓之柱下史。秦改为侍御史。”毕曜为监察御史,称之为柱史。

零丁:孤独无依貌;消瘦貌。《蓟门走》(唐-高适):“一身既零丁,头鬓白纷纷。”《江畔老人愁》(唐-崔颢):“固然得归到乡土,零丁贫贱长辛勤。”

大意:天子刚回长安时,朝臣就像皮弁上的美石相通稀奇。现太子使臣薛据当时仍未洗清瑕玷,现监察御史毕曜当时正孤独拮据。

官忝趋栖凤,朝回叹聚萤。唤人看腰褭,不嫁惜娉婷。

栖凤:《长安志》:“含元殿,东南有翔鸾阁,西南有栖凤阁。”

聚萤:收聚萤光以照明。《晋书-车胤传》:“家贫不常得油,夏月则练囊盛数十萤火以照书,以夜继日焉。”后以“聚萤”喻用功读书。《奉酬北海李太守丈人》(唐-高适):“一生徒羡鱼,四十犹聚萤。”

腰褭(niǎo):也作“要褭”。古良马。《吕氏春秋-离俗》:“要褭,古之骏马也。”《淮南子-原道训》:“驰要褭,建翠盖。”《暮春戏樊宗宪》(唐-鲍溶):“野船弄酒鸳鸯醉,官路攀花腰褭狂。”

娉婷:姿态优雅貌;佳人。《羽林郎》(汉-辛延年):“意外金吾子,娉婷过吾庐。”《出塞》(唐-张柬之):“腰褭青丝骑,娉婷红粉妆。”《绿珠篇》(唐-乔知之):“石家金谷重新声,明珠十斛买娉婷。”

大意:受聘左拾遗趋走宫中,可叹的是上朝回来仍要聚萤读书。见到人称呼还要先看他的坐骑,没信服尊贵是喜欢惜本身羽毛。

掘剑知埋狱,挑刀见发硎。矮子答共饱,渔父忌偏醒。

旅泊穷清渭,长吟看浊泾。

掘剑:典“丰城剑”。《晋书-张华列传》:“(雷)焕到县,掘狱屋基,入地四丈余,得一石函,光气专门,中有双剑,并刻题,一曰龙泉,一曰太阿。”(杜甫多次用此典)。

发硎(xíng):刀新从石上磨出来;喻初展抱负或刚吐展现才干。《庄子-养生主》:“今臣之刀十九年矣,所解数千牛矣,而刀刃若新发于硎。”《代书寄上…》(唐-独孤及):“以前切玉刃,答如新发硎。”《不悦目淬龙泉剑》(唐-裴夷直):“发硎思剸(tuán)玉,投水化为龙。”

矮子:典“矮子饱”。《汉书-东方朔传》:“令待诏公车,奉禄薄,未得省见。久之,朔绐(dài)驺(zōu)朱儒,曰:'上以若曹无好于县官,耕田力作固不敷人,临多处官不克治民,从军击虏不任兵事,无好于国用,徒索衣食,今欲尽杀若曹。’朱儒大恐,啼泣。朔教曰:'上即过,叩头请罪。’居有顷,闻上过,朱儒皆号泣顿首。上问'何为?’对曰:'方朔言上欲尽诛臣等。’上知朔多端,召问朔:'何恐朱儒为?’对曰:'臣朔生亦言,物化亦言。朱儒长三尺余,奉一囊粟,钱二百四十。臣朔长九尺余,亦奉一囊粟,钱二百四十。朱儒饱欲物化,臣朔饥欲物化。臣言可用,幸异其礼;不可用,罢之,无令但索米长安。’上大乐,因使待诏金马门,稍得靠近。”

渔父:典“渔父濯沧浪”。《渔父》(先秦-屈原):“屈原既放,游于江潭,走吟泽畔,颜色干瘪,形销骨立。渔父见而问之怪屈原也。曰:'子非三闾医生与?何故至于斯?’屈原曰:'举世皆浊吾独清,多人皆醉吾独醒,所以见放。’渔父曰:'伟人一直滞于物,而能与世推移。世人皆浊,何不淈其泥而扬其波?多人皆醉,何不餔(bū吃)其糟而歠(chuò饮)其酾(shāi酒)?何故深思高举,自令放为?’…渔父莞尔而乐,鼓枻而去,歌曰:'沧浪之水清兮能够濯吾缨;沧浪之水浊兮能够濯吾足。’”

浊泾:《西征赋》(晋-潘岳):“北有清渭浊泾,兰池周弯。”前人以为渭水清,泾水浊。喻周围显明。《秋雨叹》(唐-杜甫):“去马来牛不复辨,浊泾清渭何当分。”

大意:掘剑才知它久埋狱下,挑刀才知刀刚磨过锋利无比。既便矮子也都答吃饱饭,渔父不答复苏却独醒。吾飘流秦州清渭上游,远看流经长安的浊泾往往吟诵。

羽书还似急,烽火未全停。师老资残寇,戎生及近坰。

忠臣辞气愤,烈士涕飘零。

羽书:羽檄;指书信。《楚汉春秋》(汉-陆贾):“黥布逆,羽书至,上大怒。”《咏霍将军北伐》(南北朝-虞羲):“羽书时终止,刁斗昼夜惊。”《燕歌走》(唐-高适):“校尉羽书飞瀚海,单于猎火照狼山。”

师老:《左传》:“楚师骤胜而骄,其师老矣。”《酬裴员外》(唐-高适):“背河列长围,师老将亦乖。”《从军走》(唐-卢纶):“塞闲思远猎,师老厌分营。”

戎生:戎马生郊。《老子》:“天下有道,却走马以粪,天下无道,戎马生于郊。”《早春书事…》(唐-张南史):“戎马生郊日,贤人避地初。”

坰(jiōng):远郊。《说文》:“邑外谓之郊,野外谓之牧,牧外谓之野,田园谓之林,林外谓之坰。”

大意:战事的檄文照样很急,烽火也没全熄。将士疲劳逆而生长了残寇,战火逆而更近。忠臣言辞激愤,烈士涕泪飘零。

上将盈边鄙,元勋溢鼎铭。抬思调玉烛,谁定握青萍?

边鄙:边地。《国语-吴语》:“夫吴之边鄙远者,罢而未至。”《为乔补阙论突厥外》(唐-陈子昂):“则千载之后,边鄙无虞,中国之人,得安枕而卧。”

鼎铭:鼎上铸刻的铭文。《礼记-祭统》:“夫鼎有铭,铭者,自名也。”《诗》(汉-陈琳):“建功不敷时,钟鼎何所铭。”《同宋参军之问梦赵六…》(唐-陈子昂):“铭鼎功未立,山林事亦微。”

玉烛:四时之气和畅。《尸子》:“四气和,正光照,此之谓玉烛。”《尔雅-释天》:“四气和,谓之玉烛。”

青萍:古宝剑名;喻指兵柄、军权。《答曹植笺》(汉-陈琳):“君侯秉青萍干将之器。”《邺中赠王大》(唐-李白):“紫燕枥下嘶,青萍匣中鸣。”

大意:上将充斥边地,元勋鼎铭泛滥。抬头想答调整“玉烛”,到底该谁来掌兵柄?

陇俗轻鹦鹉,原情类鹡鸰。秋风动关塞,高卧想仪走。

鹦鹉:祢衡的《鹦鹉赋》写了鹦鹉被“虞人”在“陇坻”被网罗的凄苦故事。《鹦鹉赋》(汉-祢衡):“命虞人于陇抵,…闭以雕宠,剪其羽翅。流飘万里,崎岖重阻。”鹦鹉可喻有才之士。《送温庭筠尉方城》(唐-纪唐夫):“凤皇诏下虽沾命,鹦鹉才高却累身!”

鹡鸰:《常棣》(先秦-诗经):“鹡鸰在原,兄弟急难。”《郑笺》:“鹡鸰水鸟,而在高原,失其常处,则飞鸣求其类。”

仪走:仪容;形体。《世说新语-赏誉》:“夫学之所好者浅,体之所安者深。闲习礼度,不如式瞻仪形。”

大意:秦州这边世俗不偏重有才之士,但吾们兄弟却如在原之鹡鸰。现在关塞秋风凄厉,吾高卧在床,真想亲眼看到两位面容。

这首诗是30联的排律。可分六层。首6联为一层。主要三个有趣。一是《大雅》真了不首。《大雅-荡》的作者早就说过“尚有典刑”。现在朝中“老成人”遭贬,但能够就是“典刑”首作用,两位有才之士得以抬举。二是你们俩有才,头脑变通,你们升官为朝廷长脸。三是吾想清新你们“何由展”。接着6联为第二层。回忆以前。正本吾们都很贫,生活都像“逐流萍”。在李林甫杨国忠时被世俗“猜忌”,永远沉沦下僚。之后就是战乱爆发。薛君独惭为陷贼所累(投汉阁),行家一首协商为国分郁闷(哭秦庭)。有的被监禁,有的回朝但也是“只无补”。自然,当时整个国家都是华夷同化到处膻腥。“帝力”以下6联为第三层。照样回忆。说到了肃宗在灵武即位(收三统),说到了长安洛阳收复。还稀奇说到了肃宗对玄宗的关心(又是焚香又是涨水,这一点意味深长)。然后说到当时的薛据“仍点染”,当时的毕曜“正零丁”。“官忝”以下5联为第四层,自述现状。一、虽忝官,却难免趋走和困顿。二、不习性唤人看马,不愿违心事人。三、如同多年淹没之剑,一旦“挑刀”锋芒毕现。四、主张矮子共饱,对不公平形象本答学渔父之醉却如屈原相通“独醒”。其效果是移官华州辞官入秦。“清渭”飘流却只能“看浊泾”长吟。“羽书”以下6联为第五层。又写到了平乱。现在羽书仍急烽火仍燃。邺城之围战败,洛阳再次陷落。忠臣激愤,烈士涕零。那么多“上将”“元勋”竟是如此效果!杜甫认为上面必须“调玉烛”了,必须弄清该谁“握青萍”。末了2联为第六层。收结。诗从两位好友升官写首,末了还要回到二人。固然秦州这边从来都是轻“鹦鹉”,但这边却是“鹡鸰在原”,吾们毕竟兄弟一场。吾真的很想见到你们!通读全诗,感觉杜甫看到“敕现在”后触动很大。情感的闸门一旦掀开很难收住。诗中两次说到了皇上,一是“收三统”。相通是在夸肃宗。但也隐约地说到了肃宗与玄宗的有关。二是“调玉烛”。再不调玉烛不可了,依赖宦官能平乱吗?杜甫的仇气根子在皇上。至于皇上不是也任用了两位老好友吗?杜甫认为那是由于“典刑”。